日本加重惩处开车用手机

12月1日开始,在日本驾驶机动车时操作手机会受到更严厉惩处,罚款最多增加3倍,即使没有引发危险仍然可能坐牢。

经修订的道路交通法当天生效。开车时接打手机、收发信息或看智能手机显示屏等行为,即便没有引发危险,罚款数额也大幅提高:大型汽车、普通汽车、摩托车和轻便摩托车分别从7000日元、6000日元、6000日元和5000日元(约合450元、385元和320元人民币)升至2.5万日元、1.8万日元、1.5万日元和1.2万日元(1605元、1188元、963元和770元人民币);扣分从1分变为3分;如果累犯,面临刑事处罚,从5万日元(3210元人民币)以下罚金变为6个月以下监禁或10万日元(6420元人民币)以下罚金。

萧宏慈最初在2018年受审,但他稍后撤换了他的律师团队,审讯中止。在去年的审讯中,男童的父母和外祖母,也被指控误杀,但三人均获判无罪。

日本媒体报道,2018年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中,开车打手机排名第三,仅次于超速和违法停车。

本案受害者自2015年4月22日起,在母亲的带领下,前往悉尼南区好市围Tasly Healthpac Center接受为期一周的“拍打拉筋”治疗课程。在参加课程的第四天后,男孩的情况出现恶化,经常呕吐,血糖升高,但萧表示这是将有害物质排出体外,并建议男孩住进萧宏慈所在的旅馆。第六日晚,男孩抽筋发作并昏躺在旅馆的床上,随后失去了呼吸。

新规同样禁止驾车人行驶途中注视车载导航仪。

2015年萧宏慈治死悉尼男童后,离开澳大利亚,之后仍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中国、美国、荷兰等地开设课程。他后来在英国治死老妇,被从英国引渡到澳大利亚接受审讯。

男童的父母让孩子参加萧宏慈的拍打拉筋治疗研修班是希望能“治好”他的糖尿病,因为孩子对一天打四次胰岛素感到厌恶。作为治疗的一部分,孩子被禁食三天,然后在他去世的那一天,终于获准再进食。

虽然新规不禁止在等待信号灯、交通堵塞等车辆完全停止情况下使用手机,警方仍然呼吁民众把车辆停在安全场所后再用手机。

日本1999年开始禁止开车时用手机,2004年加大惩处力度,但违法行为仍然严重,这类行为引发的交通事故时有发生。2016年,一名卡车司机驾车时玩手机游戏,致死一名9岁男童,严打这类行为的呼声因而进一步加大。

在参考了一桩2011年的类似案件后,法官给出了最终判决,因过失杀人罪判处萧宏慈有期徒刑十年,其中7年6个月不准假释。此前萧宏慈已经坐牢两年六个月,因此还有五年刑期可申请假释。

在去年的第一次聆讯期间,陪审团获告知,萧宏慈在他的“拍打拉筋”研修班中宣称,拍打拉筋是一种中医替代疗法。他声称,拍打拉筋疗法“释放了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这种疗法可以治愈一型和二型糖尿病,癌症和帕金森氏病。

如果引发危险,直接受到刑事处罚,面临1年以下监禁或30万日元(1.92万元人民币)以下罚金,刑期和数额比旧规增加7个月和25万日元(1.6万元人民币);扣分从2分变为6分,暂停驾驶资格。

检控官哈里丝(Sharon Harris)去年在庭审时曾告诉陪审团:“他告诉听众,胰岛素可以通过拍打拉筋产生。而(事实上)除了胰岛素外,没有什么替代办法可让(该男童)活下来。”

在去年第一次聆讯期间,萧宏慈被指告诉男童的母亲,她不应给他注射任何胰岛素,因为“药是有毒的,西药无法冶好你”。

此前英国一个法庭发出一份对萧宏慈的通缉令,事关他2016年在英格兰南部举办的一个拍打拉筋研修班期间,致一名71岁老妇身亡,他被指控涉嫌疏失误杀罪。这位老妇亦患糖尿病,她之所以参加这次研修班,是为了想治好糖尿病。

依据警察厅数据,日本2018年发生2790起开车使用手机引发的交通事故,是10年前的2.3倍,其中死亡事故42起。

56岁的萧宏慈田因该男童的死亡而被指控误杀,检控官指称被告有谨慎照顾该男童的责任,并由于疏失违反这一责任。悉尼唐宁中心法院陪审团经过长期审理后,裁定萧宏慈误杀罪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