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嘉塘草原鹤来早提前5个月“报到”

往年4月至6月迁徙至青海玉树州称多县嘉塘草原的黑颈鹤,今年11月左右已前来“报到”,种群数量在160只左右。另据称多县森林公安局提供数据,每年在此繁殖的黑颈鹤数量已达到400至500只。黑颈鹤是高原生态变化指示性物种,也是全球十五种鹤类中唯一在青藏高原繁殖和栖息的鹤类。图为迁徙到青海玉树州称多县嘉塘草原的黑颈鹤。文/罗云鹏 扎西才仁 图/昂文扎西

老楼更换新电梯 过渡期如何便民医院、社区多项措施为老人解忧

没过几天,一张通知单贴到了各家各户的门上。这是一张更换电梯意见征求表,大致内容说,因电梯已经到达使用年限,为了消除安全隐患,需强制报废更新。整张通知的落款是后勤保障处、保卫处。拿到这张表,很多老人都毫不犹豫地写下了“同意”两个字。但是,换梯期间的各种担心也让老人们心忧。他们的忧虑主要来自3个方面。首先,担心的是饮食,下楼买菜不方便是最主要的问题。另外,有老人提到,冬季易发心血管、呼吸道疾病,电梯无法使用,万一遇到突发情况怎么办?而且,日常生活垃圾该如何处理?

自上周起,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各法院连续收到大量炸弹威胁,但均被证实为假警报。

电梯停运老人担心下楼难

六六最新微博全文如下:

多项保障措施为老人宽心

见此情况,记者也联系到属地北新桥街道办事处。北新桥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当即表示,如医院有需要,属地街道也会给予帮助和支持。“无论是不是医院自管楼,只要在辖区范围内,老人们就是咱们的社区居民,老人们有需求,我们一定得帮忙。”

目前,执法机构工作人员正在对涉事大楼进行检查。

“请老人们放心,大家的意见和建议我们都会认真对待。”工作人员说,从征集到的意见和建议来看,楼里95%的居民都同意更换电梯,但也提出了不少问题,字里行间能看出来,老人们写得非常用心,院方一定会认真研究。

在捆绑消费,以及不通知就断网这件事上,电信只要说不清楚为何家庭网一定要跟一张附卡和三张家庭卡,那这事就是没有解决,因为未来,你们还是可以随意断网,而作为消费者,你不给我个人断,不代表你不给大众断,那就不是我发声的主要目的。

1月2日记者回访时看到,东直门中医院东塔楼的老旧电梯已经因为换新而正式停运,楼里贴上了一封居民告知书,上面列出了多项措施。其中包括承诺在不影响居民休息的前提下,尽量缩短工期,争取在春节前完成施工任务;每日收取住户垃圾两次,住户可将垃圾放置在楼道黑色塑料袋中;东直门中医院综合管理科已安排餐饮公司配送中心每日为老人们送菜,记者看到,预订菜品的具体办法写得十分详细。

这封居民告知书的第二页特别标注,东直门中医院保卫处已指派保安公司由专人24小时接听电话,遇突发情况,安保人员随时搀扶、护送老人下楼就医。

东直门中医院东塔楼位于海运仓胡同北侧,这栋16层高的老楼是东直门中医院的宿舍楼。上世纪80年代初便搬进来的医院职工们,如今大多白发苍苍了。楼内唯一的一部电梯用了多年,虽然中间经历过一次大修,但也终于走到了结束使命的时候。

我与中国电信争论的焦点在哪?

这是大多数消费者的第一反应。我这次投诉中国电信的原因在哪里?就是因为这种情况不是我一家发生,而是大多数电信用户都要面对。电信在对媒体回应的时候,依旧没有关注到我微博下成百上千用户的投诉:包括销户需要本人亲临,哪怕人在国外;包括随意断网;包括客户投诉无门。企业不能因为做大而傲慢,也不能因为追求虚假繁荣而强行绑定客户消费,更不能因为附卡的不达标而停我本来购买的主产品。这是用户基本诉求。中国电信你回应为何强迫客户购买附卡的原因了吗?你没有,因为关键问题你必须要回避——你移动业务不行,靠垄断业务强行绑定消费。而这种不合理,消费者无权拒绝。

在得知老人们的难处后,记者向东直门中医院后勤保障处了解了相关情况。工作人员说,楼里的老旧电梯运行将近20年了,已经没有维修的价值,此次换新工作,除了电梯钢缆、轿厢等内部设施,每层楼的电梯门都要一并换掉,目的就是要彻底排除安全隐患,让老人们用得放心。从加固到拆除再到换新,最初的方案需要45天,考虑到老人们的难处,方案一改再改,压缩到了30天以内。

中国电信对媒体称,机主承认签合约的条款,并表示继续使用电信服务。我对秀才有如下追问1.电信与你签合同的时候,告诉你因附属卡欠费就会停家庭网吗?他说肯定没有。这是发生后才知道的。2.为何现在电信问你需要继续服务的时候,你表示需要继续服务?即使对电信不满意的情况下?秀才答:“我钱都交了,不服务难道他们会退钱?而且错在我,我没有跑到10个G啊!”

记者看到,东直门中医院东塔楼的楼梯间内,增加了临时座椅,老人们有出行需求时,爬楼梯累了,在楼道内也可以歇歇脚。老人们对于以上措施表示满意,他们告诉记者,少了忧虑,现在就盼着能尽快用上新电梯了。

“您买菜去呀?我下楼开点药去。”随着轿厢缓慢降至一楼,电梯里的话语声越听越清楚。电梯门一开,提着垃圾袋、拎着菜篮子的,基本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我去买两棵白菜。等换新梯的时候,咱们下来可就没这么方便喽!”这是2019年12月初,记者第一次探访时两位老人间的对话。那时,他们刚刚得知更换电梯的消息,喜出望外之余,开始担心20多天的工期,楼里唯一的电梯停了,他们这些老人上下楼可怎么办。

电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愿意给我退副卡和钱,而我拒绝了。我当然拒绝。我发个微博就为15块?我是因为投诉无门,缴完费到处打电话没有人工回应,不知何时通网。而像我这样遭受不公平待遇的用户何止千或万?我们什么时候能以权利对等的方式消费购买?这才是我发微博的目的。